<rt id="aisga"><small id="aisga"></small></rt>
<acronym id="aisga"><center id="aisga"></center></acronym>
<rt id="aisga"><center id="aisga"></center></rt>
<acronym id="aisga"></acronym>
華羊工業技術(東莞)
智能保姆機器人
編號:6001
產品名稱:智能保姆機器人
單位:廣州華羊電子科技有限

機器人保姆

機器人保姆Robot,可以幫助收拾家居,做飯 洗衣,服侍老人
在機器人成為一個有用的幫手之前,它必須熟悉你家里的布局。首先,借助無線通信裝置,將機器人與家中的電腦連接起來。然后,通過不時碰撞家中或者辦公室內行駛途中的一些物品,畫出行駛路線圖。至此,一旦它熟悉了“地形”,你就可以隨意使用它了。
若將個人電腦、機器人及導航軟件聯合使用,你就可以在電腦上看到家中或是辦公室內部格局的俯視圖。要想使用計算機命令移動機器人,只需點擊或者拖動屏幕上機器人的圖標,機器人便會執行你的命令。這種機器人還可協助吸塵器完成清掃工作。你只需用電腦畫出吸塵路線,并將機器人附加在一個自帶電源的吸塵器上。

  根據喬治亞理工大學的一項研究,許多65~93歲的老年人愿意選擇機器人當保姆。雖然他們在個人護理方面需要真正的專業人士負責,但清掃廚房、洗衣服,以及倒垃圾這些活兒,就讓機器人干。

  在老齡化日益嚴重的日本,約有四分之一的人口年齡超過65歲,家用機器人已經成為各大科技公司努力研發的方向。

  2015年3月,日本RIKEN和Sumitomo Riko有限公司的科學家研究出一款護理專用機器人Robear。它可以把病人從床上抱到輪椅上,或者協助病人站起來進行其他活動。這款機器人重140公斤,比2011年研發的第一代機器人輕了110公斤,而且操作動作更溫柔更安全。

  豐田公司在家用機器人研發方面正加快速度。早在2012年,該公司就公布了HSR(Human Support Robot)項目——一個裝有傳感器和攝像頭的單臂伙伴機器人。這個輪式機器人能幫助人們起床和打開窗簾,能夠從地上拾起或從高處拿到物體,非常靈活。

  德國設計的Care-O-bot機器人,不僅可以簡單地扛東西,也能和人交流,比如提醒老年人吃藥。它也能處理一些突發情況,比如直接呼叫急救中心,利用機器人本身配備的電話和屏幕進行實時交流等。


  “機器人保姆”還在幼兒期

  2016年4月,工信部等三部委發布了《機器人產業發展規劃(2016~2020年)》。

  大多數消費者對家用機器人的期待是“多才多藝”,即像家庭保姆一樣,可以照顧老人兒童,打掃衛生,洗衣曬被,炒菜做飯。但實際上,“別說多功能機器人了,現在單個功能的消費級機器人仍處于初級階段,說它處于兒童期甚至幼兒期也不為過?!?/span>

  比如,所謂掃地機器人,在他看來,“最多只能算是一個具有自主能力的‘家電產品’?!?/span>

  現在國內有不少機器人公司在做一些細分功能,比如做飯、掃地、洗衣、教育小孩、照顧老人、陪伴病人等,但“這些人工智能只適合在‘特定場景、特定功能’的情況下,現在還沒有一家公司能做到‘全場景’?!?/span>

  國內某互聯網公司人工智能研發部門的一位工程師告訴本刊記者,“即使市場上有些機器人在智能上已經取得了突破,但還是屬于‘弱人工智能’,要做到全場景、‘強人工智能’,現在人類的技術手段還不可能達到,或者說,還處于理論階段和科幻電影階段?!?/span>

  人工智能目前大概可以分為弱人工智能、強人工智能、超人工智能三個等級。

  弱人工智能是指僅在單個領域比較強大的人工智能程序。比如,戰勝李世石的谷歌AlphaGo,便是弱人工智能的典型代表,這個等級中,還包括“機器人寫稿”、蘋果Siri,以及現在市場上一些優秀的服務機器人。

  強人工智能則是能夠達到人類級別的人工智能程序。這個級別的機器人可以像人類一樣應對不同層面的問題,如大多數人期待的“保姆”,具有自我學習、思考、邏輯、理解復雜理念等多種能力。

  對于超人工智能,上述人工智能研發部門工程師笑著告訴本刊記者,“具體功能,請參照科幻電影《終結者》?!?/span>

  曹維國認為,現在引起人們“沸騰”的服務型機器人,還停留在程序員授予它“學會”人類在某一領域專業技能的層面,比如掃地、下棋、寫作等,只是按程序行事而已。

  嚴格意義上來說,這類機器人是一個冰冷的機器,談不上真正的“智能”,更不會像真正的保姆那樣,能自如地隨機應變。


  技術和模式瓶頸

  從家用機器人產業來看,國內機器人產業目前主要集中在下游的系統集成。

  工信部、國家發改委、財政部等聯合印發的《機器人產業發展規劃(2016~2020年)》也顯示,與工業發達國家相比,中國機器人產業還存在較大差距。比如,機器人產業鏈關鍵環節缺失,零部件中高精度減速器、伺服電機和控制器等依賴進口。

  “中國的機器人產業鏈還沒有形成,即使國內領先的機器人公司,它的減速器、電機、軸承等機器人的核心零部件也都是采用國外的。比如說軸承,我們也有企業生產,但是工藝和材質無法與國外相比?!痹本├砉ご髮W機器人研究中心(現改為“智能機器人研究所”)教授陸際聯告訴《瞭望東方周刊》

  “除技術瓶頸外,機器人等人工智能技術公司還面臨‘模式’的瓶頸,即過早的商業化讓嶄露頭角的公司從技術公司淪為營銷公司?!?月16日,搜狗CEO王小川這樣表示。

王小川認為,“很危險的一種可能性就是,有技術,帶著這種技術就去找市場的方向?;蛘呤腔撕芏嗔饨M建銷售團隊,嘗試和各個領域結合,但卻忘記了技術是不斷地迭代更新,如果不能跟高效、前沿的技術保持同步,可能我們偶爾找到一點市場,但是我們的技術已經落后?!?/span>

  而走在研發前沿的外國機器人,已經開始穿上鞋了。

  近日,為了讓機器人也能像人類一樣行走,美國喬治亞理工學院的工程師們為其研發的機器人專門設計了類似人類的腳部結構,還為其穿上了鞋子。據悉,這樣可以讓其順利跨過那些較小的障礙物,尤其是在地勢不太平坦的地方,研發者為它穿上的,是一雙運動鞋。


引領養老業革命 日本“機器人護工”提升老人生活質量

日本在人工智能領域的專長正在改變老年看護產業的面貌,諸多機器人看護技術已經超出僅僅分擔護工嚴重短缺壓力的范疇。日本各地的老年看護機構正在試用可以提供各種社會關懷和身體保健服務的機器人,這一得到政府支持的行動已經獲得入住老人的積極評價。日本迅速老齡化的人口正被政府視為一個商機巨大的醫療技術市場。政府預測不樂觀地顯示,到2025年,日本的首批嬰兒潮人口將年至75歲,屆時將有700萬人口患有某種形式的癡呆癥。如果不增加38萬名為老年人提供服務的護工,日本將無法避免一場“癡呆癥危機”。

報道稱,政府認為看護機器人正好可以在這一領域一展身手。報道指出,這一由政府資助的項目于2013年啟動,時隔五年后,入住的老人已經對他們的機器人伴侶產生了好感。日本醫療研究開發機構進行的一項研究顯示,在機器人的看護下,老人的自主能力、社交能力、情緒以及溝通能力都有了提升,他們的整體生活質量也提高了。提供私人老年看護服務的歐力士養老公司進行的一項全國性民調發現,在年齡超過40歲的受訪者中,80%的人對看護機器人表示歡迎或是持開放態度。受訪者普遍表現出對成為家人負擔的擔憂,他們表示在機器人面前感到更放松。

這些看護機器人的專長是與獨居或是在養老院居住的癡呆癥患者進行友好交流。它的設計目的就是增進與家庭和工作人員的交流,并激發使用者的對話能力。

報道稱,這款機器人可以通過外部的一臺平板電腦進行遠程操作,它的嘴部和頭部可以模仿對話動作。從心理學角度講,它嚴肅的外表促使用戶把它想象成他們正在與之交談的人,或是他們希望與之交談的人。新富養老院的一位入住者解釋說,與機器人交談可以緩解過度考慮對方想法的焦慮,從而使談話者更容易自由地表達看法和分享情感。

日本的老齡化比中國早了30年,老齡人口在總人口的占比也遠超中國,已形成一套完整的國際先進水平的養老體系和制度。
目前全球針對老人的養老輔具約有4萬種之多,其中日本就占了一半,而且是以研發和量產同時進行,但目前老年人口最多的中國只有兩千種輔具。這就不奇怪為什么一輛進口爬樓輪椅動輒四五萬元,一把為帕金森患者設計的防抖動餐勺要價2000多元!

“日本養老服務十分細致與人性化,比如為了解放護理員的壓力,養老服務機器人可以直接為老人喂飯?”一些人工智能服務產品在研發階段就考慮到其直接服務老人的功能,當時想到了今后將服務護理的壓力解放出來,然而在現實中的操作效果很不理想,老人面對機器人內心是拒絕的。
在日本的養老機構,常??吹蕉喙δ茏o理床、幫失能老人抓取物件的機械臂及各類考慮周全的可介護的智能輔具類別。這些都是經過實踐被老人認可并接受的?!俺3J且恍┲悄軝C器人被束放在角落,只被有特殊需要的老人及家屬點單使用?!?/span>


廣州華羊電子科技有限公司 地址:廣州市番禺區西環路1165~1185號置業大廈5樓
聯系人:Ms Ma 手機:18665670715 電話:020-84788115 郵箱:cycyccy@vip.sina.com 備案號:粵ICP備16036371號-2 瀏覽量:1031113
粵ICP備16036371號-2
免責聲明
制造基地-工場電子商務-亞馬遜日本采購交流論壇智能保姆人研究所 国产同事露脸对白在线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